辛夷坞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Christen

古诗如何押韵

我这段时间,喂了猫回到床上,就需要很长时间入睡,抓起手机看一时间看一首唐诗,开始背诵。我用的本子是安然编排的《唐诗三百首全解》。 今天读到杜甫望岳。杜甫其实有三首望岳,东岳大家都耳熟能详,西岳和南岳,至少我是第一次知道。 唐朝以前的诗人作诗押韵,多按当时语言,因为语音的流变,今天读起来,很多显得并不入韵,比如杜甫《望岳》其三押尊、孙、盆、门和源字。后来宋人依据唐诗押韵的规则,作成《平水韵》等韵谱,作诗皆按谱押韵,距离当时的口语就已经有一定距离了,逮元代中原音大量掺入胡音,距离就更远。

By - Christen

秋天的模样

By Pablo Neruda I remember you as you were in the last autumn. 我记得你去年秋天的模样。 You were the grey beret and the still heart. 灰色的贝雷帽,平静的心。 In your eyes the flames of the twilight fought on. 晚霞的火焰, 在你眼里争斗。 And the leaves fell in the water of your soul. 树叶纷纷坠落你灵魂的水面。 Clasping my arms like a climbing plant. 你像蔓生植物,紧缠我的双臂。 The leaves garnered your voice,

By - Christen

但是你没有

作者是一位美国妇女,她的丈夫参加了越南战争并不幸阵亡。在她去世后,女儿整理遗物时,发现了这首情诗,令得其重见天日,感动着后人。 其实是很简单的一首小诗,没有什么爱情的绮丽与波澜,只是描绘了几个我们每天都会经历的普通场景。但正是这种简单的刻画,却让得读者能对那份思念感同身受。

By - Christen

韩仕梅

认真区分博客和维基的定位,都是然网上的足迹,如果一篇文章/资料,与其它的内容有广泛的联系,或者我大概率会回头编辑,那就录在维基,否则,记在博客。 今天早上,在QQ邮箱中,读了一篇文章,南方人物周刊发布的《写诗村妇韩仕梅》。 在诗中,她自称,与树生活在一起,与墙生活在一起。 她的诗歌多为五言和七言,偶尔夹杂一些现代词语和错别字。聊到诗歌,韩仕梅一扫脸上的阴霾,笑嘻嘻说道:“都是我瞎编的,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编出来的。”她不懂格律,认为自己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也许源自少时读的母亲的几本藏书,其中有《红楼梦》和《水浒传》。辍学在家的日子里,她从阅读中汲取养分。

By - Christen

梦或者黎明

商禽,原名罗显烆,又名罗燕、罗砚,曾用笔名罗马、夏离、壬癸等,原籍四川珙县,十六岁从军,流徙过中国西南各省,其间开始搜集民谣,试做新诗。赴台后做过编辑、码头临时工、园丁等,也卖过牛肉面,后于《时报周刊》担任主编,任副总编辑退休。 商禽被称为“文坛鬼才”,其成名作多为散文诗,诗作数量不超过两百首,著作仅有诗集《梦或者黎明》(1969)、《用脚思想》(1988),以及增订本《梦或者黎明及其他》(1988)和选集《商禽·世纪诗选》(2000)、《商禽集》(2008)五种,另有英、法、德、瑞典文等译本。 推荐序节选 快乐贫乏症患者 陈芳明(台湾“国立政治大学”教授) 商禽的诗降临在封闭的海岛,为的是精确定义他的时代,他的家国,他的命运。如果语言紧锁在唇腔,如果思想禁锢在头脑,如果欲望压抑在体内;灵魂找不到出口时,那种感觉是什么?精神被绑架时,滋味又是什么?商禽的诗行,显然是要为这些问题给出答案。他的语言委婉、含蓄、谦逊,竟能够使虚伪的历史无法隐藏,也使扭曲的记忆无法遮蔽。

By - Christen

怀旧

昨天终于完成了阿里云ECS的反向代理设置,Confluence,Resin 和 nginx 可以通过二级域名共用服务器的80端口,分担知识库、JSP/Servlets & PHP 程序,和静态文档的伺服功能。虽然心中还有一些困惑,为何不能再用Confluence默认的8090端口启动应用,感觉是再也回不去了,但总体还是开心的。 Oracle Java 已经更新到JDK 8 Update 112,我多年的心愿,通读Java文档,因为各种拖延,至今没有开始,在浏览 util.zip 的文档时,发现 ZLIB Compressed Data Format Specification version 3.3,txt 格式的文档,排版精美,因我性格固有的原因,禁不住感慨,早年的外国程序先贤,其敬业的精神,工匠的气质,是我们当代开发者无可比拟的。

By - Christen

性别 差异 融入加超越式的女性写作

按:今天早上听CRI,播出了一首非常应景的诗歌:《赠一位流浪的女歌手》,但百度搜索不到对应的英文版本,只在这个论文中找到其中的片断。这篇论文从女性诗歌创作的角度,谈女性的性别差异,内容也很不错,全文摘抄,希望能帮助我理解女性,过好以后的生活。 章燕,女,北京师范大学外文学院,教授。1990年北京师范大学获得硕士学位,研究方向为英国浪漫主义诗歌;1994年北京师范大学获得博士学位,研究方向西方文论,论文为德里达解构主义语言与认识论。2001-2002年在英国诺丁汉大学进修学习。目前在英国剑桥大学进修学习。近期研究方向为英国诗歌及诗论,西方论文;曾在国内多家学术刊物上发表有关英美诗歌及诗论,西方文艺理论,中国诗歌及诗学理论等方面的学术论文40余篇。有论文集《英国现当代诗歌及其研究》(2008),并参与编辑英美及西方诗歌作品多部。

By - Christen

醉后不知天在水

唐温如,晚唐诗人(一说元末明初),生平不详。其人历史上无任何记载。《题龙阳县青草湖》是唐温如唯一的传世之作。 《全唐诗》“无考”类诗人中收录一首“唐温如”的《题龙阳县青草湖》: 西风吹老洞庭波,一夜湘君白发多。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By - Christen

兰花草

我从山中来,带着兰花草。 种在小园中,希望花开早。 一日看三回,看得花时过。 兰花却依然,苞也无一个。 转眼秋天到,移兰入暖房。 朝朝频顾惜,夜夜不相忘。 期待春花开,能将夙愿偿。 满庭花簇簇,添得许多香。 ——《兰花草》歌词

By - Christen

明月在天清风吹叶

神雕侠侣结局: 其时明月在天,清风吹叶,树巅乌鸦呀啊而鸣,郭襄再也忍耐不住,泪珠夺眶而出。正是:“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唐·李白《秋风词》 秋风清,秋月明, 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 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