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木末芙蓉花,山中发红萼,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陳 瞽鱦

一千七百块

这个车,我是真的不想再开了。 三点半出去加了个油(200元,油价6.01,油卡余额650元),就在中关村北大街的清华开拓加油站,来回7.5公里,我用了1个小时。 关键是半个月没开车,发动之后,几乎没有什么感觉,在B1的一个直角拐弯,左右前都被车封死,我打开雷达,试探前进,但始终找不到拐大弯的感觉,右前车门蹭上了,根据直觉,可能不太严重,但在我倒车的时候,整个门都被拉伤了,比上一次在望陶园的刮蹭,要严重得多。 我已经没有痛不欲生的感觉,更多的是麻木。现在这台车,四个车门,三个受伤(3),右后翼子板(1)、左前翼子板(1),左后保险杠(1),都有伤痕。我也没有办法拍照取证,就算走了保险,修了撞,撞了修,我的车可能毁得更快。

By - 陳 瞽鱦

幽梦影(一)

大清早有人来家里,似乎是给平儿做头发护理; 有些眼熟,竟然是隔壁付志远的老婆,但真心认不清; 她竟然怀抱孩子,并且在喂奶; 家里被各种家具杂物挤满,都快无法下脚; 地面很脏,我俯身到餐桌底下清扫瓜子壳,还夹杂着柿子皮,很难清理; 转身去厨房,发现一片狼籍,原因是昨晚没有关窗,风沙很大,落叶,沙尘铺满灶台和地面,似乎十年多无人居住和打理; 洗澡间和客厅地面的交接处,堆了厚厚的一层黑土,像煤沫子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