辋川集

木末芙蓉花,山中发红萼,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陳 思敬

苦梦

在三弟结婚前的一个晚上,我还在北京,恍恍忽忽中,接到爸爸的电话,说是妈妈病了,家里收上来的谷子,卖完之后,还了欠款,所剩无几,不够给妈看病了,需要我寄回5000块钱。 最初听说妈妈病了,我真的是害怕至极,爸妈操劳一辈子,也没有留下什么家业,一双儿女都能读完大学,是他们最大的成就。在我和妹妹还小的时候,他们在农村种地,穷困潦倒,每年预交书本费,都让我们一家为难。后来妹妹上了高中,我也在武汉读了大学,爸妈开始外出打出,辗转北京、西安,嘉兴,炸过油条,摊过煎饼,看过工地。为了接济我们买房,还深夜顶着寒风在西安的老城墙下手工制作爆米花。做早点的辛苦,不是常人所能体会的,起早贪黑的劳累对庄稼人来说,尚可接受,但是生意不好的煎熬,城管执法的蛮横,甚至勒索,是压在他们心头的巨石。妈妈的腿,就是在西安落下病根儿,一度行走困难。

By - 陳 思敬

修改 iNove 主题

之前使用的 iNove 主题,是 Sina SAE 之修改版,其实版本已经拓宽,至 936px,已适应越来越大的显示器,但近年来1366以上的显示器已经成为主流,于是我再次手工修改样式表,将页面的宽度调整为1000px,在 Mac Pro 13 下的显示效果不错,22寸 1920 分辨率下,也比之前的大气,实在是不能小看了这64像素。

By - 陳 思敬

说好的三个年轻女子呢

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但实际远远比我们想像的复杂。苦挨十年,一身病痛,然而虚则亢,过去一直未曾感觉自己的身体出了问题,等真正放松下来,确几乎瘫软在地。白天捉不动笔,只能勉强在键盘上写字,晚上则夜夜做梦,以致于醒来之后还长久不能走出。准备回家了,会梦到妈妈,为公司的事情操劳,会梦到同事,着急在协和挂号,晚上做梦还在挂号。 梦,是窥探内心的一面隐秘之镜,是另一种虚幻却真实的人生体验。正如庄周梦蝶,我们常常会被奇异怪诞的梦境所震惊,并感到迷惑。它意味着什么?它在暗示些什么?梦是窃听自己潜意识和意识相互交流的机会,它为人们打开了通往自我整合的大门钥匙。梦是一种奇异现象,而做梦的经验,也是人所共有的。但在人类文化中,无论古今中外,对梦的了解,始终是一个谜。 — 百度百科 很小的时候,就接触了《周公解梦》,然坊间流传,版本纷杂,2014年从亚马逊上购买了弗洛伊德关于梦的一系列论著,还没有时间拜读,我现在能做的,就是把一些我记忆深刻的梦,写下来,它们是我真实生活的一个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