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木末芙蓉花,山中发红萼,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陳 瞽鱦

忆舅母

今天初七,打工人开始了新的一年的起航。回想小时候,正月初七,我多半还住在邱家塆的舅舅家,等到他们初八或初九去我家拜年,才一起回来。那个年代日子很苦,过年承载了我全部的快乐和希望,好吃的,好玩的,新衣服,新鞋袜,是现在物质丰富以后所无法体验的。 自打工作以后,我过年就很少回家,也更少走亲戚,与舅舅舅母表兄表弟的联系日少,感情日淡。大概五年以前,因为谁也说不清楚的原因,父辈之间直接断了来往,孰是孰非,我也不想再议论,关系的维护是双向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我自己也认为,如果双方都不看重这份亲情,那不如断了干净。 然则今年的春节,与往常并不一样,与父亲还在保持联系的三舅告诉我们,大舅母在年前腊月二十五去世了,二十八出棺,按老家的规矩,正月初二新香。我在北京未回,已经出阁的妹妹,代表我们一家,去送舅母最后一程。

By - 陳 瞽鱦

海峡故事(一)

今天托一位台湾朋友,代购梦梅馆校本金瓶梅词话,希望顺利通关,有缘得见。 朋友再三提醒,有可能被海关退件。我说风险我承担,我先付款,如果不幸退回,那就是没有缘分,书归她所有,就当为海峡两岸交流做贡献。 我们家里也曾有台湾亲戚,爷爷这一辈年龄最长者,我们叫他“大爷”,在1990年代初通航的时候,曾回来过大陆,我还隐约记得大爷,以及他在台湾娶的大奶的样子。那时老家全是穷亲戚,大爷回来除了看望已经九十多岁的父母亲,就是救济亲戚。大爷曾给我爷爷一块石英手表,我读初中,爷爷又把表送给了我,但后来不知道怎么就弄丢了,永远的遗憾。再后来老一辈人过世,就失联了。

By - 陳 瞽鱦

送别舅奶

昨天听爸爸说,七舅奶过世了,享年七十七岁,已经病了两年多,稍好一点,就又摔倒,摔倒就得卧床几个月,反反复复。 我小的时候,每年大年初一,都跟大人一起,去新塆拜年,七舅奶是息县人,大高个子,做饭很快,特别是包饺子,不像老家其他人用茶杯扣馅皮儿,而是直接用菜刀划成一个一个的菱形,最多一小时,热气腾腾的饺子就能上桌。 新塆老一辈的亲戚,就剩下七舅爷了。之前我和平儿回家的时候,还见过舅爷舅奶,一转眼好多年过去了,愿另外一个世界没有病痛。

By - 陳 瞽鱦

华德福幼儿教育

注:世界三大幼儿教育体系,蒙台梭利、华德福、瑞吉欧 幼儿教育可以培养孩子形成健全的人格、解决问题的能力、良好的习惯,为幼儿终身发展奠定良好的基础。幼儿教育理论的发展对幼儿教育与成长具有非常重要的影响。世界各国教育专家都非常重视幼儿教育的研究,至今已形成了蒙台梭利、华德福、瑞吉欧三大具有广泛影响力的幼儿教育体系。在此之前,我们已经向大家介绍了蒙台梭利、瑞吉欧幼儿教育体系,本篇文章将就华德福幼儿教育体系的研究及应用展开探讨。

By - 陳 瞽鱦

乡音

从古文岛主中摘编出来的,原义是如果你认识这些字,就很了不起,但我发现其中不少,都是老家的土话,谨以此怀念我五年多未回的家乡。 擓 读音:kuǎi 释义:搔,抓,挎 举例:手里擓着篮子

By - 陳 瞽鱦

我们应该怎样学艺

早起读了一段《西游记》,感觉甚好。现在每天主动推送过来的信息,远远超过了自己的承受范围,好比口渴,却要面对一个开足马力的消防水龙头,非但不能饮,还有受伤的危险。如何选择,才能不过度消耗自己的精神和体力,也在未来的变化中立于不败之地? 壁里安柱,窑头土坯,水中捞月,古人把话都说绝了。 最后的盘中之谜,我想起了小学语文,老师让我们学会参透作者字面之后的意义,彼时人生浅薄,哪里领会得来。后来稍长,又有很多人批判这类挖掘,说是过度解读,有牵强附会之嫌,也许作者本来无心。现在我感觉,其中战胜了时间的作品,每一个字,都是呕心沥血的结果,《红楼梦》犹甚。

By - 陳 瞽鱦

戒烟

陈沅并不吸烟。除了小学时候,跟高年级的同学一起,每人轮流从家里偷烟,大冬天躲在河沿下吞吐,他们以为这个动作酷毙了,和大人一样。烟的牌子,一般是大吉祥,魁星楼,如果谁能偷出芒果,其他同学都会羡慕不已。至于彩蝶和蝴蝶泉,那是过年的时候才有的奢侈品,舅舅家才买得起。 工作以后,同事中有吸烟的,但是陈沅没有学,他是一个孤僻的人。 但是春节期间,陈沅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在研究戒烟的方法: 酿酒的麦糟,研磨成粉,做成馒头,进烤箱烤出脆皮,会有焦油的味道,但不含尼古丁,食之能有烟草的感觉,假以时日,可戒除烟瘾。

By - 陳 瞽鱦

往事

好像我从小就对吃零食兴致不高,唯一无法抵挡的零食是葵花籽。条件确实太苦,和城里的孩子差距太大了,我小时候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吃点好的。 好像小学三年级时,蚕豆传到我们那里,一袋卖五毛,半夜起来上厕所的时候,从爸爸口袋里偷五毛钱。 有一次我妈不知哪里弄到一袋鸡蛋糕,舍不得吃,锁进抽屉里,等她想起来时已经发霉了,她可伤心了,那表情和身影我现在还有印象。我妈好像还试吃了一口,可能实在没法吃,就扔了。

By - 陳 瞽鱦

理发

今天早上背单词,一个叫 strop 的家伙引起了我的注意: 中译:滑车带;带索;环索;磨刀皮带; 英译: a piece of leather used for keeping the blade of a razor sharp a short rope or piece of leather tied in a way that forms a ring, used for lifting heavy things Macmillan 词典显示非常用词,但是磨刀皮带这个解释,还是勾起了我对童年的回忆。剃头师傅在一条黑亮的皮带上打磨手中的剃刀,像一幅遥远的黑白GIF动画,浮现在脑海,为什么柔软的皮革可以克制坚硬的刃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