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Christen

小虎儿

十二月已经开始,这一年仍然是混混沌沌的开始,可预见的混混沌沌的结束。最大的变化,就是我们又收养了一只狸猫。 2022年11月15日下午,平儿在护城河散步,一只瘦弱的小猫,主动蹭到她脚下,浑身脏兮兮的,脸上全是鼻涕,背上的毛都结成了块儿,声音嘶哑,总之人间惨像也不过如此。平儿在电话中跟我说,想收养他,不然他很难捱过这个冬天。最初我是反对的,这些年为生活奔波,我对毛毛者疏于照顾,再多一只猫,那能分给毛毛的时间就更少了。关键毛毛的领地意识太强,她也根本容不下其他的猫在同一屋檐下。但平儿仍然坚持,怎么说也是一条命。我想背后还有一层原因:2010年9月,因为只有一个落脚点儿,已经抱回家的缘缘,只能重新放归小区;2020年1月,因为疫情+春节,我们没办法带那条饥寒交迫的斗牛梗去看病,当然也没办法收养,第二天早上,他不知所终。

By - Christen

管理主义的背后是封建主义

摘自《毫无意义的工作》,大卫·格雷伯 著,中信出版集团2022年7月第1版 大约从1945年到1975年,工人、老板和政府之间存在着一种有时候被称作“凯恩斯主义协定”的默契,那就是如果工人生产率提升了,那么他们的报酬也定会相应提升。然而到20世纪70年代,生产率和报酬这两组数据开始分道扬镳了,在生产率狂飙突进的同时,工人的报酬却基本没有什么变化。 因为生产率提高而带来的利润都去了哪里?是的,正如人们常常谈论到的那样,很大一部分进了财富金字塔顶部1%的人的腰包,比如投资人、董事会成员、顶级职业经理人等。但是如果把大象茶叶工厂作为整个公司世界的缩影来观察,我们会发现情况并非仅仅如此。除了供养这顶部的1%,这些增加的利润很大一部分还用来打造了全新的几乎毫无用处的职业经理人队伍,以及随之而来的同样毫无用处的行政人员小型军团,正如我们在高校的案例中已经看到的那样。先给每位经理配上一批行政人员,然后再想给他们分配点什么事情来做,如果想得出来。这种操作我们已经太熟悉了。

By - Christen

目标和意义的缺失

摘自《毫无意义的工作》,大卫·格雷伯 著,中信出版集团2022年7月第1版 哪怕是在相对友善的工作环境中,目标感缺失也会侵蚀每一个人。即使没有引发身体和精神上的衰退,这种缺失也会让工作者深受空虚迷茫和自我否定的折磨。而此类岗位常常伴有威望、尊重和丰厚的报酬,这些往往并不能缓解这份空虚迷茫和自我否定,反而会加剧这些负面感受。就拿莉莲这样的狗屁工作从事者来讲,他们可能正在猜测,那些真正做实事的下属是不是比什么都没干的自己拿的报酬要少(“要真是这样,那实在太荒唐了!”),这些下属是不是完全有理由憎恨自己,这样的猜测令他们备受折磨。许多人由此陷入困惑,不知道自己应该有什么样的感受,他们找不到“道德指南针”。

By - Christen

谈谈狗屁工作现象

摘自《毫无意义的工作》,大卫·格雷伯 著,中信出版集团2022年7月第1版 1930年,约翰·梅纳德·凯恩斯预言,到20世纪末,科技水平将足够进步,以至在英美等国家,人们每周的工作时长会缩短至15小时。当时我们没有理由不相信凯恩斯的这个预言。就技术而言,我们完全能够实现它,然而实际情况并没有这么发展。恰恰相反,一项项技术集结起来,变着法儿地使我们所有人更忙碌。而为了做到这一点,各种各样事实上毫无意义的工作应运而生。非常多的人,尤其在欧洲和北美洲,他们的整个职业生涯都耗费在那些他们其实知道并不需要的事情上。不管是道德上还是心灵上,这种状况给人造成的伤害都是深重的。这是我们集体灵魂上的一道伤疤,然而几乎从未有人谈及它。 凯恩斯承诺的(20世纪60年代依然被人们热切盼望着的)乌托邦为何从未成为现实?对此,如今普遍的说法是,凯恩斯未能考虑到消费主义的兴起。在“少工作点”和“多娱乐些”两者之中,人们集体性地选择了后者。这看起来似乎是个不错的道德寓言故事,但哪怕只要细想一分钟,我们就能发现这种说法站不住脚。是的,20世纪20年代至今,我们目睹了数不清的各式各样的新岗位、新行业的诞生,但这些新生的工作中与寿司、苹果手机和高档运动鞋的生产和售卖扯得上关系的寥寥无几。

By - Christen

定盘星

文/陈鲁民 一位火箭专家给新党员上党课说,人生在世,要想少走弯路,不摔跟头,与时俱进,建功立业,一定要有吉祥三宝:定盘星、压舱石、助推器。 这三样东西都很重要,缺一不可。如果能一生始终保有这吉祥三宝,迷雾阴霾里就不会迷路,大风大浪里就不会翻船,身上就会充满永不枯竭的动力,就会创造一个成功而有价值的人生,不负韶华,青春无悔。

By - Christen

对科学院的答复

陈寅恪 我的思想,我的主张完全见于我所写的王国维纪念碑中。王国维死后,学生刘节等请我撰文纪念。当时正值国民党统一时,立碑时间有案可查。在当时,清华校长是罗家伦,是二陈(CC)派去的,众所周知。我当时是清华研究院导师,认为王国维是近世学术界最主要的人物,故撰文来昭示天下后世研究学问的人,特别是研究史学的人。我认为研究学术,最主要的是要具有自由的意志和独立的精神,所以我说“士之读书治学,盖将一脱心志于俗谛之桎梏。”“俗谛”在当时即指三民主义而言。必须脱掉“俗谛之桎梏”,真理才能发挥,受“俗谛之桎梏”,没有自由思想,没有独立精神,即不能发扬真理,即不能研究学术。学说有无错误,这是可以商量的,我对于王国维即是如此。王国维的学说中,也有错的,如关于蒙古史上的一些问题,我认为就可以商量。我的学说也有错误,也可以商量,个人之间的争吵,不必芥蒂。我、你都应该如此。我写王国维诗,中间骂了梁任公,给梁任公看,梁任公只笑了笑,不以为芥蒂。我对胡适也骂过。但对于独立精神,自由思想,我认为是最重要的,所以我说“唯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我认为王国维之死,不关与罗振玉之恩怨,不关满清之灭亡,其一死乃以见其独立自由之意志。独立精神和自由意志是必须争的,且须以生死力争。正如词文所示,“思想而不自由,毋宁死耳。斯古今仁圣同殉之精义,夫岂庸鄙之敢望。”一切都是小事,惟此是大事。碑文中所持之宗旨,至今并未改易。

By - Christen

小杂感

鲁迅创作的一篇杂文,最早发表于1927年12月17日《语丝》周刊第4卷第1期,后由鲁迅收入《而已集》。 蜜蜂的刺,一用即丧失了它自己的生命;犬儒的刺,一用则苟延了他自己的生命。 他们就是如此不同。// 约翰穆勒说:专制使人们变成冷嘲。 而他竟不知道共和使人们变成沉默。// 要上战场,莫如做军医;要革命,莫如走后方;要杀人,莫如做刽子手。既英雄,又稳当。// 与名流学者谈,对于他之所讲,当装作偶有不懂之处。太不懂被看轻,太懂了被厌恶。偶有不懂之处,彼此最为合宜。// 世间大抵只知道指挥刀所以指挥武士,而不想到也可以指挥文人。//

By - Christen

什么是科幻

菲利普·迪克《记忆裂痕:菲利普·迪克中短篇小说全集I》自序 要定义什么是科幻,首先要从“什么不是科幻”说起。科幻并不能定义为“一个发生在未来的故事(或小说或戏剧)”。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存在一种叫作“太空历险”的东西。这类故事虽然发生在未来,但并不属于科幻,它只是包含了在未来太空中依靠超级先进科技进行的冒险、战斗和战争。那么,为什么这不是科幻?这看起来很像是科幻,例如多丽丝·莱辛等人也认为它是。但“太空历险”缺乏独特的创新观念,而这恰恰是科幻中必不可少的要素。除此之外,科幻也可以发生在当下:平行世界中的故事或小说。如果剥离了未来背景和尖端科技,什么才能让我们称之为“科幻”?

By - Christen

神谱节选

伊阿佩托斯娶大洋神之女、美踝的克吕墨涅为妻,双双同床共枕。克吕墨涅给他生下了勇敢无畏的阿特拉斯,以及十分光荣的墨诺提俄斯、足智多谋的普罗米修斯、心不在焉的厄庇米修斯。 宙斯用挣脱不了的绳索和无情的锁链捆绑着足智多谋的普罗米修斯,用一支长矛剖开他的胸膛,派一只长翅膀的大鹰停在他身上,不断啄食他那不死的肝脏。虽然长翅的大鹰整个白天啄食他的肝脏,但夜晚肝脏又恢复到原来那么大。美踝的阿尔克墨涅的勇敢之子赫拉克勒斯杀死了这只大鹰,让这位伊阿珀托斯之子摆脱了它的折磨,解除了痛苦——这里不无奥林波斯之王宙斯的愿望。

By - Christen

芝诺悖论

一尺之锤,日取其半,万世不竭。——《庄子》 庄子提出了有限的物体可以无限分隔的思想,无独有偶,公元5世纪,著名的数学家和哲学家芝诺也提出了相似的思想,其中最有名的要数阿基琉斯追不上乌龟。 阿基琉斯是古希腊非常著名的运动员,擅长跑步,而乌龟又是速度很慢的动物,如果让阿基琉斯落后乌龟100米,然后追赶乌龟,会怎样呢? 我们一定认为阿基琉斯可以毫不费力的追赶上乌龟,但是芝诺却认为阿基琉斯怎么也追不上乌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