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木末芙蓉花,山中发红萼,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陳 瞽鱦

第一次见面

今天晚上八点,尝试把毛毛带到西罗园,看看能否和平共处,结果小虎儿率先弓起后腰,毛发站立,像🐺一样嚎叫。毛毛可能许久不来西罗园,环境有些陌生,钻到床底下,也威严的以低吼声回击。

随后它们转移到榻榻米上,毛毛抢先一步占领胡床下方的空间,小虎儿想进去夺回领地,被打回来。此后毛毛的气场渐强,而小虎儿的声音越来越小,还尝试背靠我的身体,可能在想我主人在身后,你不要太过分。可是他哪里知道,毛毛才是那个以为爱被分流的孩子。

僵持了半小时,没有和解的希望,我们打算把毛毛送回管村,不然吵到邻居了。

看我退到房间,小虎儿也赶紧跟过来,没料到毛毛突然出击,小虎儿毕竟年轻,吓得大叫,奔窗户方向躲藏,我们好不容易才将他们隔开,小虎儿回到榻榻米,毛毛在房间里继续低吼,我把房门关好,防止再起冲突。

不久毛毛开始在房间内巡视她原来的领地,闻窗帘的味道,趴在床沿看床铺的布局,还去检查了猫砂盆。

透过门缝可以看见小虎儿也在门外徘徊,我出来看他时,他跳到我身上求安慰,估计真是吓坏了。其实他的体重已经远远超过毛毛,但输在气场上,两次对峙,都没有占据有利地形。我给了他一点新出锅的🐓胸肉,他观察到门是关着的,暂时没有危险,也就大方的吃起来,我都很佩服。

随后我和平儿一起把毛毛送回管村,毛毛也开始进食,似乎刚才就是做了一个梦,也可能还后悔白天没多吃一点,光顾着睡觉了。等我再来西罗园,小虎儿也想往常一样,在大门口接我,看他那纯洁的小眼神儿,我心里一阵难过。

两个都是世界上最好的🐱孩子,可是他们都要只属于自己的空间,不容他人侵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