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木末芙蓉花,山中发红萼,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陳 瞽鱦

海峡故事(一)

今天托一位台湾朋友,代购梦梅馆校本金瓶梅词话,希望顺利通关,有缘得见。

朋友再三提醒,有可能被海关退件。我说风险我承担,我先付款,如果不幸退回,那就是没有缘分,书归她所有,就当为海峡两岸交流做贡献。

我们家里也曾有台湾亲戚,爷爷这一辈年龄最长者,我们叫他“大爷”,在1990年代初通航的时候,曾回来过大陆,我还隐约记得大爷,以及他在台湾娶的大奶的样子。那时老家全是穷亲戚,大爷回来除了看望已经九十多岁的父母亲,就是救济亲戚。大爷曾给我爷爷一块石英手表,我读初中,爷爷又把表送给了我,但后来不知道怎么就弄丢了,永远的遗憾。再后来老一辈人过世,就失联了。

我小学四年级,还得过王本真奖学金,也是台胞设立的,100元,那时也算一笔巨款。

改革开放之初,大陆发展急需资金,已经先富起来的台商,纷纷到大陆投资,为后来经济的滕飞立下汗马功劳,众所周知。

台湾对大陆帮助很大很大,我希望将来有个很好的方式解决两岸问题,而不是现在这个光景。

也希望台湾同胞都能过的幸福,不像大陆这么压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