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木末芙蓉花,山中发红萼,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陳 瞽鱦

疫情瞬间(一)

今天得知我在上海的几位老朋友,都阳过转阴了。自武汉爆发疫情,至今已经整整三年了,三年像梦幻一般划过,噩梦加魔幻。三年,我们的工作和生活,似乎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有些东西,已经永久的改变了。

2022年12月7日,放开管控,三天以后,尽管有N95 口罩的加持,我还是阳了,所幸症状不是特别严重,就前两天发烧比较难受,没有全身痛,没有刀片嗓,家里备有布洛芬、喉糖,还想办法弄到了抗原,故没有太重的心理压力。五天以后,平儿也阳了,她的症状似乎比我还轻。家里的两只猫都安好,曾经我最担心它们,一只年纪大了,一只刚刚到来还很瘦弱。老家农村,也没能逃过,整个村子几无幸免,好在父母的症状不算严重,身为医生的妹妹提前寄送了药物。平儿的家人,现在都康复了。妹妹一家,也都平安度过。

街上的行人开始增加,似乎烟火气很快就会回来,那些不幸逝去的人,也将很快的被社会遗忘,时光的水流会冲刷掉所有关于过去的恐惧,愤怒,绝望,伤感,疼痛。我想,我也应该对这场四十年人生中最大的一次浩劫,留下一些瞬间的回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