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木末芙蓉花,山中发红萼,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陳 瞽鱦

换眼镜靴子

上午请假,去大明眼镜王府井店更换眼镜靴子,已经拖太久了,10月17号登记订货,一晃两个多月过去了。

到货的时候,北京疫情防控正严,害怕隔离不敢冒险,放开之后,我几乎是第一时间变成小阳人,于是就拖延到最近。

周六去同仁堂抓药,跟平儿说起眼镜的事,她说既然这么近,等药期间把这个事办了吧,我看了下表,五点半,大众点评显示大明眼镜店营业时间到晚上八点,于是坐地铁过去,到了跟前才发现门口一张白纸:因疫情防控需要,本店营业到下午六点。我们迟到了十分钟,只能悻悻而归。

我的这幅眼睛是2018年国庆配的,Nikon 镜片,RoiReine 镜架,总体感觉很皮实,撞过,摔过,都无甚大碍。鼻梁部分暂时也没有掉漆,此前多副黑色镜架,都有这个毛病。唯一的遗憾,就是两只靴子,因为汗水的腐蚀,去年夏天起了一层白霄,用魔力擦才清理掉。另外,右边的靴子不知道因何还裂开了一道缝,虽不影响使用,但给人一种破败的感觉,于是才去店里订货。

当时配这副眼镜,我和平儿一起去的,她配了一副半框,一副无框,心心念无框眼镜很久了,最后佩戴的效果并不好,似乎给人一种很不牢靠的感觉,一直在家里睡觉,最多作为备件。那时我们复合没多久,我的性格脾气还是很不好,死板执拗而且咄咄逼人,在路上因为一件小事,大概是因为她总是熬夜看手机,脸色很差之类,话说重了,把平儿惹恼了,我现在还记得她的绝望,也一直深感懊悔。我们两个在北京这些年,真正吃了无数的苦,本应相依为命,却总是相互伤害,直到现在才有了改观,希望以后的人生,少一些风波,世界这么乱,彼此珍惜。

到大明领到配件,我问工作人员,我当时给钱了吗?没想到对方说,这个配件不要钱,一对靴子,一对鼻托。现在还有不要钱的售后配件,我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去三楼柜台,取号换件,接待我的也是一位戴眼镜的师傅,热烘刀削近10分钟,才把其中一只旧靴子给拆下来,我当时就感觉他可能比较手生。拆第二只靴子的时候,更难了,不得已他请教一号位的师父,我才确认他的确是一位学徒,心里咯噔一下,乖乖,我离了眼镜就是瞎子,你可悠着点啊!又在心里安慰自己,新手也有新手的好,对工作心存敬畏,更加认真负责,而老手依仗经验丰富,可能会更加暴力,有时也难免出点差池。而且,事已至此,只能接受,相信大明的品牌。

约摸半小时过去,终于完工了,新的靴子已穿上,看起来还不错,小师傅又认真的调试了鼻托,并告诉我旧的鼻托目前很好,没有老化也没有变形,暂时不必换,我赞成他的意见。清洗之后,我说小师傅,我来一趟不容易,咱拿给师父看看如何?他说可以啊!师父检查后,也说没问题,我也就放心了。

之后夏天多汗的时候,一定要护理好眼镜靴子,避免汗水侵蚀加速老化,希望这副镜子,能再陪伴我十年,那是我就知天命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