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木末芙蓉花,山中发红萼,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陳 瞽鱦

幽梦影(六)

我回到老家,晚上一个人住,平儿似乎要第二天才到。我栓好大门,心想只要电话保持畅通就好。正在这时,我看到对面二佬的厨房灯还亮着,我想肯定是爷爷在家,就又打开门准备和爷爷聊会儿天,就在这时,我醒了…

醒来才意识到,爷爷离开这个世界,已经十六年了。我昨天下午也想到爷爷,在我很小的时候,爷爷对我的关心,关不及对家里的那头老牛,为此我很记恨他。但随着我的长大,爷爷的老去,他对我也好了很多,我去武汉读书,开学是爷爷送我,回来某次春节返校,也是他陪我去。我在武汉的公交车被人偷了钱包,是爷爷把身上所有的钱给了我,最后他回信阳时住十块钱一晚的旅社。我毕业时,因为有一笔助学贷款未还,学校扣压了我的毕业证书,是爷爷给我出了这笔钱。

我毕业工作了,还没有来得及回报爷爷,他就去世了。这是我一生无法弥补的遗憾。

平儿也很敬重我爷爷,说他身上有很多美好的品质,对婚姻忠诚,生活自立,不给后人添麻烦,还留下一笔财产,料理自己的后事,等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