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Christen

管理主义的背后是封建主义

摘自《毫无意义的工作》,大卫·格雷伯 著,中信出版集团2022年7月第1版

大约从1945年到1975年,工人、老板和政府之间存在着一种有时候被称作“凯恩斯主义协定”的默契,那就是如果工人生产率提升了,那么他们的报酬也定会相应提升。然而到20世纪70年代,生产率和报酬这两组数据开始分道扬镳了,在生产率狂飙突进的同时,工人的报酬却基本没有什么变化。

因为生产率提高而带来的利润都去了哪里?是的,正如人们常常谈论到的那样,很大一部分进了财富金字塔顶部1%的人的腰包,比如投资人、董事会成员、顶级职业经理人等。但是如果把大象茶叶工厂作为整个公司世界的缩影来观察,我们会发现情况并非仅仅如此。除了供养这顶部的1%,这些增加的利润很大一部分还用来打造了全新的几乎毫无用处的职业经理人队伍,以及随之而来的同样毫无用处的行政人员小型军团,正如我们在高校的案例中已经看到的那样。先给每位经理配上一批行政人员,然后再想给他们分配点什么事情来做,如果想得出来。这种操作我们已经太熟悉了。

换句话说,封建制度这个类比已不成立,因为管理主义的背后就是封建主义本身:这种新式封建主义充分伪装了自己,用管理主义作为遮挡,藏于其间;财富和地位的分配已不再依据经济,而是依据政治因素(准确来说,“经济”和“政治”已日趋一体,什么样的算是经济考量,什么样的算是政治考量,已经越来越难分清)。

中世纪封建制度另一个典型特征是创造了贵族等级和官员等级:欧洲的君主会赐予某位男爵一些土地,作为回报,男爵则献上一些骑士加入君主的军队;出于相同的考虑,这位男爵获得领土后,会将其中的大部分再赐予本地的封臣,然后封臣再往下分配……这种分配,通过“分赐采邑”的方式层层进行,从君主一直到地方小封建主。正是通过层层封地,封建制度产生了公爵、伯爵、子爵等复杂的爵位体系,该爵位体系至今仍留存于某些地方,譬如英国。古印度和中国古代的情况往往更迂回一点,通常的操作方式就是直接把某地区或某省份的收入分配给离这一区域最近的官员。不过就本书的研究目的,这个不同倒也不用太在意,因为导致的结果并没有太大不同。

因此,我们可以做出如下总结:在任何以占有和分配商品为基础的政治经济体制中,非常多人从事的工作就是在整个系统中来回传送各种资源,而不是真正去创造、推进或维修这些商品,这一庞大的群体往往会将自己分成非常多的等级(起码有3个级别,有时候能达到10个、12个甚至更多)。然后我们还可以推论,在这些等级中,仆从和下级之间的界限往往很模糊,毕竟“服从上级”是经常出现在职位描述中的关键内容。大部分重要玩家自己既是领主又是封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