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木末芙蓉花,山中发红萼,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陳 瞽鱦

横幅广告之殇

摘自《毫无意义的工作》,大卫·格雷伯 著,中信出版集团2022年7月第1版

对某些人来讲,无意义会加剧无聊感,而对另一些人来讲,无意义则会加剧焦虑感。

格雷格在一家营销代理公司担任了两年的数字展示广告设计师,“每天就设计你在网站上总是能看到的那些讨人厌的横幅广告”。他坚信,制作并销售横幅广告的过程基本就是一场骗局。销售横幅广告的营销代理公司手头有真实的研究数据,这些数据明明白白告诉我们,大部分网站浏览者看都不会看一眼这些横幅广告,更别提点击进去了。然而哪怕知道这些研究结果,他们依然毫不犹豫地伪造数据,并举办各种聚会宴请客户,然后在觥筹交错中向他们展示横幅广告“绝佳效果”的详尽“证据”。

因为广告实际上没有什么效果,所以客户满意度就成了关键。公司要求设计师必须迁就客户每一次的心血来潮,不管这种突发奇想在技术上有多么困难、多么任性、多么荒谬。

格雷格:出了高价的客户常常想在横幅广告里重现他们投放在电视里的广告,要求实现包含多种场景和必要元素的复杂脚本。汽车行业的客户会跑过来,带着缩略图大小的图片,让我们用Photoshop(图片处理工具)调整图片上的方向盘位置或汽油箱盖子的开关状态。

客户提出的要求几近苛刻,还不得不去满足,但设计师心里很清楚,网站浏览者快速翻动网页时,哪怕眼角偶尔瞥到了这张图片,也绝不可能注意到如此微小的细节,这真令人胸口憋闷。这一切已经让人很难忍受了,等到格雷格见到前面提到过的研究数据之后,情况更是加剧了。当了解了横幅广告就算被看到也不会被打开的研究结果后,他开始出现焦虑症的临床症状。

格雷格:通过这份工作,我知道了失去意义就会增加压力。最开始制作横幅广告的时候,我很有耐心,也愿意好好做。可是当我意识到辛苦做完的东西基本没什么意义后,所有的耐心就都跑光了。克服认知失调——在对工作结果只能假装在意的情况下,需要真的关心工作过程——非常耗费精力。

这份压力终于让格雷格不堪忍受,他辞职换了份工作。

压力是另一个经常出现的问题。

正如格雷格所经历的,当一个人的狗屁工作不是什么都不做在那儿假装忙碌,而是真的很忙,但是忙的事情所有人都知道(但是不能说出来)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他就会被一种紧张感包围。这种紧张感会不断聚积,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往往会变得很有攻击性、很任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