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木末芙蓉花,山中发红萼,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陳 瞽鱦

神谱节选

伊阿佩托斯娶大洋神之女、美踝的克吕墨涅为妻,双双同床共枕。克吕墨涅给他生下了勇敢无畏的阿特拉斯,以及十分光荣的墨诺提俄斯、足智多谋的普罗米修斯、心不在焉的厄庇米修斯。

宙斯用挣脱不了的绳索和无情的锁链捆绑着足智多谋的普罗米修斯,用一支长矛剖开他的胸膛,派一只长翅膀的大鹰停在他身上,不断啄食他那不死的肝脏。虽然长翅的大鹰整个白天啄食他的肝脏,但夜晚肝脏又恢复到原来那么大。美踝的阿尔克墨涅的勇敢之子赫拉克勒斯杀死了这只大鹰,让这位伊阿珀托斯之子摆脱了它的折磨,解除了痛苦——这里不无奥林波斯之王宙斯的愿望。

为此,忒拜出生的赫拉克勒斯在丰产大地上的声誉更胜以往。宙斯考虑到这给他那卓越儿子带来的荣誉,尽管对普罗米修斯仍然很气愤,但还是捐弃了前嫌——那是由于普罗米修斯竟与他这位克洛诺斯的万能之子比赛智慧而产生的愤怒。事情是这样:当初神灵与凡人在墨科涅发生争执,普罗米修斯出来宰杀了一头大牛,分成几份摆在他们面前。为想蒙骗宙斯的心,他把牛肉和肥壮的内脏堆在牛皮上,放在其他人面前,上面罩以牛的瘤胃,而在宙斯面前摆了一堆白骨,巧妙堆放之后蒙上一层发亮的脂肪,这时凡人和诸神之父对他说:

“伊阿珀托斯之子,最光荣的神灵,亲爱的朋友,你分配得多么不公平啊!”

智慧无穷的宙斯这样责备了他。但是,狡猾的普罗米修斯微微一笑,没忘记诡诈的圈套,说:

“宙斯,永生神灵中最荣耀、最伟大者,你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愿,随便挑取任何一份。”他这样说着,心里却想着自己布置的圈套。智慧无穷的宙斯看了看,没有识破他的诡计,因为他这时心里正在想着将要实现的惩罚凡人的计划。宙斯双手捧起白色脂肪时,看到了巧妙布置用以欺骗他的白骨,不由地大怒起来——正是由于这次事件,以后大地上的凡人遂在芳香的圣坛上焚烧白骨献祭神灵。但是驱云神宙斯大为恼怒,对他说道:

“伊阿珀托斯之子,聪敏超群的朋友!你仍然没有忘记玩弄花招!”

智慧无穷的宙斯愤怒地说了这番话。此后,他时刻谨防受骗, 不愿把不灭的火种授予居住在地上的墨利亚的会死的人类。但伊阿珀托斯的高贵儿子瞒过了他,用一根空茴香杆偷走了远处即可看见的不灭火种。高处打雷的宙斯看到人类中有了远处可见的火光,精神受到刺激,内心感到愤怒。他立即给人类制造了一个祸害,作为获得火种的代价。按照克洛诺斯之子的愿望,著名跛足神用泥土塑造了一位腼腆的少女形象,明眸雅典娜给她穿上银白色的衣服,亲手把一条漂亮的刺绣面纱罩在她的头上〔帕拉斯·雅典娜还把用刚开的鲜花编成的美丽花环套在她头颈上〕,还用一条金带为她束发,这是著名跛足神为讨好其父而亲手制作的礼物。这发带是一件非常稀罕的工艺品,看上去美极了。因为这位匠神把陆地上和海洋里生长的大部分动物都镂在上面,妙极了,好像都是活的,能叫出声音,还闪烁着灿烂的光彩。

匠神既已创造了这个漂亮的灾星报复人类获得火种,待他满意于伟大父亲的明眸女儿给这少女的装扮后,便把她送到别的神灵和人类所在的地方。虽然这完全是个圈套,但不朽的神灵和会死的凡人见到她时都不由地惊奇,凡人更不能抵挡这个尤物的诱惑。

她是娇气女性的起源,〔是可怕的一类妇女的起源,〕这类女人和会死的凡人生活地一起,给他们带来不幸,只能同享富裕,不能共熬可恨的贫穷。就像有顶盖的蜂箱里的工蜂供养性本恶的雄蜂一样——工蜂白天里从早到晚采花酿蜜,为贮满白色蜂房而忙碌不停,雄蜂却整天呆在蜂巢里坐享别的蜜蜂的劳动成果——在高空发出雷电的宙斯也把女人变成凡人的祸害,成为性本恶者。为了报复人类获得火种,他又给人类制造了第二个灾难:如果有谁想独身和逃避女人引起的悲苦,有谁不愿结婚,到了可怕的晚年就不会有人供养他;尽管他活着的时候不缺少生活资料,然而等他死了,亲戚们就会来分割他的遗产。如果一个人挑选了结婚的命运,并且娶了一个称心如意的妻子,那么对于这个男人来说,恶就会不断地和善作斗争;因为如果他不巧生了个淘气的孩子,他就会下半辈子烦恼痛苦得没完没了。这种祸害是无法排除的。

因此,欺骗宙斯和蒙混他的心志是不可能的。即使像伊阿珀托斯之子、善良的普罗米修斯那么足智多谋,也没有能逃脱宙斯的盛怒,且受到了他那结实锁链的惩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