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木末芙蓉花,山中发红萼,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陳 瞽鱦

幽梦影(四)

按:我很少这样系统的做过梦,而且醒来以后相当长的时间,记忆非常清晰。如果精力允许,甚至可以扩展为一篇小说。

1. 老婆看网易新闻新闻,郭雅洁离婚,带孩子出国到智利生活,羡慕,我说这人我认识,就是我在华工的同学,隔壁班的,大学时是六班双花之一,我当时觉得她的确也很美,但对另外一名不以为然。蔡葵跟我说,他想办法先后牵了两位女生的手,完了就疯狂迷恋董丽,那双手温软无骨,碰过之后终生难忘;

2. 在北京五矿楼前,我们看到马路上有三张银行卡,上面写着,正在想河南村镇银行的事,迎面撞见高凡,原来她的银行卡也丢了,但最后路边找到了;我们在矿业园附近走了走,谈到最近都土耳其稀土新闻,也聊到中国复杂的地缘政治,日本为了摆脱稀土危机做的努力,并信誓旦旦,我背当自强,要继续保持我们在稀土加工上的领先地位,让全世界的稀土矿都到中国来加工,这也是一种卡脖子吧,只是没有美丽国的芯片狠。完整产业链,到底是不是硬实力?

3. 高凡跟我说,日本人还是很鸡贼,他们派来最先进的专家,在中国开采X矿,这个矿对日本的相机制造非常关键,尼康已经在研究无反相机,这个矿产的开采对环境伤害特别大,大批水土流失,但地方政府出于自身利益考虑,始终不予治理;

4. 到午饭时间了,我说我现在有个急事不能像两年前一样请你吃饭了,实际是我现在更惧内;

5. 两年前,我也是偶遇高凡,请她到什么地方吃饭,很高档的餐厅,主要的用心是想通过她,联系上尹平老师,他是我大学时代偶像,超越已经去世的梁木生老师,姚国华博士,我想继续掰尹平为师,向他请教我在读书中遇到的问题。高凡在本科毕业后,就嫁给了尹平;

6. 送走高凡后,我来到五矿内部的一间小展厅,这里有去年矿业系毕业20周年同学见面会的纪念墙,没想到过了一年,展方还保存的相当好,咖啡店老板说,时不时有同学过来出差,都会到这里坐一坐,与客户谈生意,人念旧,如故把这些撤了,他生意会更惨淡;

7. 我发现活动室一角还有不少没有打开的纸盒,展架上,有我那一年即兴写下的大篆书法;我打开了那个纸盒,原来里面是一副多出的餐具,全新,做工无比精致,我想起最近入手的推牌,做工精细是一个民族的竞争力吗?欧洲设计,到底强在什么地方?为什么全世界都要为他们买单?我做PPT,也是要精确到每一个像素,我拿出手的作品,都要求在形式和结构上臻于完美,慢慢的,我想的入神,完全忘记了身在何方…对这套精致的银器,我一定要体面的弄到手…

8. 等我回过神来,我发现自己的肩包丢了,那里有我的身份证,银行卡,手机,我问老板,老板说他看见有人进来,似乎瞥到他拿走了我的东西,但不能报警,原因不方便说,我疯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