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夷坞

涧户寂无人,纷纷开且落

By - Christen

读拆掉思维里的墙

我第一次知道古典老师的这本书,是2017年跟风学习罗振宇的得到。古典老师在得到开设了一个专栏,叫超级个体,我当时的感觉,专栏的名字,超级个体,以及书的名字,拆掉思维里的墙,作为一个思想锚点,对我的启发就足够了。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听古典老师的课,作为一个有阅读障碍症患者,精读这本书难度也不小,而且大概率事件,即使读完,最终留在脑子里的思想,可能还只是书的标题。

其中有我个人的原因,也有国内图书的通病,鲜有厚重的积累,也缺少开创性的学说,就像一艘没有压舱石的船,轻薄,无力远行。典型的代表,还是武志红老师的巨婴国,这本书因为巨婴这个概念,的确警醒过很多人,也震撼过我的心灵,引导我去反思自己。后来这本书因为某种原因下架,二次火了一把,但我通读全书,仍然感觉单薄。尽管武志红老师五年磨一剑,其立论依据,是西方心理学的研究成果,以中国的社会现象作为事实论据,在结构和系统上,都存在缺陷。合上书本,我的感觉,从弗洛伊德,荣格,阿德勒这些成长为参天大树的巨人身上,剪下一根枝条,两片叶子,就能成为国内的大家。我突然对中国的文化,特别是近代的文化,产生了难以抑制的自卑感。

如今五年过去了,我因为晓书童频道的推荐,重新翻阅古典老师的书,希望以PPT 的形式,将书中的精华萃取出来,与自己的知识体系建议链接,路走到一半,我仍然决定改道。真正能打动我的,还是书中的名人故事,而这些故事中的大多数,我在其他的书中已经读过,古典老师的转述,并不比其他人更精彩。然而,这毕竟是古典老师的第一本书,而且出版于十五年前,当年的古典,应该很年轻。

专业的作家,深邃的思想,往往需要时间的积累,我们不应该过分苛刻。

我仍然感恩遇见,那个关于水杯的故事,去做自己喜欢的事,爱自己喜欢的人,遑论其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
*